“老人”退市“新人”入场, “刚需”服饰期待在2023年扳回一局_最新资讯

2023-01-19 18:56:55 | 来源:第一财经

起家淘宝的某服饰品牌老板徐亮在2022年的双11当天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从业十多年,今年最冷”。往年这一时期都是最忙的时候,但现在徐亮公司全员已不再通宵加班。对徐亮来说,这两年的疫情生意可谓是“惨淡”,而2022年尤为不易。这一年里,各类突发状况此起彼伏,不是代工厂停摆,就是快递货运停摆。不过,好在过去十年里有所积累,底子还在,所以也算是熬过来了。

徐亮这样的服装人是整个行业的一个典型缩影。回顾过去的2022年,疫情反复加速了整个行业的洗牌。一些企业没有熬过这个寒冬,哪怕是老牌企业都宣布退市。不过,衣食住行,只要需求还在,总归会有一些“新面孔”、创业者源源不断进入这个庞大的“刚需”市场。


(资料图)

服饰品牌沉沉浮浮、进进出出,失败者有,但依旧有人在这一市场坚持投入。防疫政策放开之后,促消费政策效应也逐渐显现,生产、物流和销售环节都得以恢复正常运转,行业人士寄希望于整个行业运行环境趋于稳定,市场回暖。

有退也有进

一声叹息,曾经的国产女装龙头拉夏贝尔于2022年5月24日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予以摘牌。

这家成立于1998年的女装企业鼎盛期曾在全国开出近万家店铺,亦被称为“中国版的ZARA”。2014年,拉夏贝尔登陆港交所,2017年在A股上市,是国内首家同时在港交所和A股上市的服装品牌。

曾经风光无限,但近些年来随着大环境疲软以及自身经营判断失误,如今人们在大城市的核心商圈中已难觅这个品牌,到2021年年底,拉夏贝尔经营网店数量已经锐减至300家。

公司的经营也是每况愈下。记者梳理财报发现,2018年,拉夏贝尔首度亏损为1.6亿元;2019年,拉夏贝尔营收较2018年同期下降24.66%,净亏损扩大至21.66亿;2020年,拉夏贝尔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6.27%,净亏损18.41亿元。退市前,拉夏贝尔发布最后一份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的营业收入仅为4.3亿元,同比下降了76.36%,净亏损达到8.21亿元。

不过,拉夏贝尔方面表示,即使在A股退市也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未来拓店,希望能精细化地做每一家店,开新店、开好店。公司希望通过IP联动、主题推广、形象提升等一系列动作,保住拉夏贝尔这个品牌,吸引新的消费群体。另外,公司也在筹划推广四五个副品牌,定位更加年轻,希望通过“种草”等方式重新回归市场。

不过,虽然前脚有老牌企业退市,但这个市场从来也不缺新的玩家。比如新消费品牌蕉下就在2022年4月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这家以“防晒”出名的品牌成立于2013年,生意的发端是一把防晒双层小黑伞,现如今其产品范围已扩大到了大部分防晒品类(伞、服装、帽子、配饰)以及内衣裤、保暖服装、休闲鞋履。从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来看,目前蕉下的财务数据十分亮眼:2019年至2021年,蕉下总营收由人民币3.85亿元增至24.0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50.1%,净利润由1970万元增长至1.3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62.6%。

不过,随着蕉下招股书信息的披露,其业务模式也被质疑。首先是公司被质疑研发投入不高、线上获客成本过高,如果继续按照此打法,蕉下未来的品牌发展很快就会遇到瓶颈;其次,蕉下目前在供应端并无自主工厂,这既成为蕉下在成本控制方面的阻碍,又为蕉下未来的产品质量不稳定以及扩展产品范围埋下了隐患。

跨界搞餐饮

传统服饰品牌线下人流量低已经是常态,除了逢年过节打折大促外,平日里许多品牌的线下门店里常常是门可罗雀。

咖啡,这两年在国内是个热门话题。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咖啡市场规模约3817亿元,中国消费者饮食观念发生了改变,咖啡逐渐在中国消费者生活中普及,中国咖啡市场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预计行业保持27.2%的增长率,2025年中国咖啡市场规模将达万亿元。于是,不少企业开始跨界,希望能够通过咖啡业务带旺店内的人气和销售。

2022年9月,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特步(中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3枚“特咖啡”和3枚“XTEP COFFEE”商标,目前商标状态均为等待实质审查。

公司市场部相关人当时向记者透露,计划在成都春熙路旗舰店开第一家作为试点,位于春熙路门店的二楼,届时会提供多种咖啡及茶饮。

特步并非首个跨界咖啡的运动鞋服品牌。早在2022年5月,李宁就注册了“NING COFFEE 宁咖啡”商标,并在北京、广东、厦门多地的店内推出咖啡服务。

鞋服品牌跨界涉及咖啡茶饮甚至餐饮不是新鲜事。早前,一些奢侈品牌和时尚品牌就在店内尝试卖咖啡饮料。比如Ralph Lauren在2020年将 Ralph’s Coffee引入北京后,2021年又进入了上海。 时尚品牌去做咖啡店,往往很容易成为网红店。对于品牌来说,是另一种宣传推广手段。

不止咖啡,一些品牌还跨界开出了餐厅。2022年,11月6日,LV在中国开出了首家餐厅,位于成都远洋太古里的路易威登之家。THE HALL会馆是LV全球第5家、亚洲第4家餐饮空间。据了解, THE HALL会馆提供午餐、下午茶及晚餐服务,共有60个座位。

在业内看来,向服饰业务外再探寻新可能,既增加新的营收可能,又牢固主业务的发展,不失为一种策略。

二代们开始“露脸”

第一代服饰企业家如今很多都年过半百,其子女不少也已大学毕业,一些从海外学成回来进入家族企业工作。

2022年9月,七匹狼和特步两家公司子女联姻的消息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引发热议。根据多位网友爆料,特步国际CEO丁水波的二女儿丁佳敏,与七匹狼董事长周少雄之子周力源举办了订婚宴。

两家企业均属晋江企业,七匹狼主要是做休闲服饰,特步则是本土头部的运动鞋企。业绩方面,2022年上半年,七匹狼营业收入14.5亿元,同比下滑6%;实现归母净利润0.9亿元,同比增长9.2%。虽然公司业务受到大环境影响不如早年风光,但七匹狼近年来也在发力时尚板块,收购一些海外品牌。而特步近两年借着国内体育热潮的东风发展迅速。中期报告显示,公司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6.84亿元,同比增长37.45%,实现归母净利润5.9亿元,同比增长38.42%。

两位二代都是95后,丁佳敏在自家公司任职,目前是特步2021年新开拓的女子品类“半糖系列”主理人。周力源2018年正式加入七匹狼,2019年出任七匹狼的董事会董事,成为董事会中最年轻的成员。目前,周力源在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董事会董事。

另一些则希望自己出来“闯一闯”,比如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之子胡周斌。这位“服二代”在2022年的最后一个月也引起市场关注。

胡周斌创立的大码女装品牌BloomChic拿到全球最大消费投资公司L Catterton的投资,这也是其获得的第三轮融资。此前,这家公司曾获得明势资本、五源资本、绿洲资本、万物资本等明星资本的投资。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消费投资基金,L Catterton由Catterton和L Capital两家私募公司在2016年合并而成,LVMH集团董事长Bernard Arnault家族持有约40%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底,胡周斌从美邦离职,随后进军大码女装市场,创办了BloomChic。对于离开美邦选择创业,他表示,自己对创业这件事始终存在passion,已经是一名“连续创业者”。

BloomChic是胡周斌的第二个创业项目,在此之前他曾经成立过用3D打印技术进行制作的配饰品牌马良行。除此之外,他还曾在阿里巴巴集团天猫事业部工作过,并担任过美邦服饰总裁助理。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一家成功企业的“二代”,胡周斌在创业资金、人际关系和产业资源上无疑已经比许多创业者有着更多的优势。在大码服饰赛道,BloomChic或许能够凭借这些优势快速启动,但长远发展所面临的挑战并不算小。知名的如H&M、Old Navy等海外时尚品牌都曾试图进军大码市场。但2016年H&M宣布暂停线下大码时装业务,而Old Navy则在2021年宣布大举进军大码女装市场后,支撑了13个月后又宣布线下门店撤出所有大码产品线。

关键词: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