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资讯:铝锭仓单爆雷追踪:中金圣源员工被抓,多家涉案仓库浮出水面

2023-01-19 19:58:55 | 来源:第一财经

经过近8个月的事态演变,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事件有了更多的进展。


(资料图片)

申万宏源1月18日晚间公告称,子公司诉佛山市中金圣源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圣源”)仓储合同纠纷案,涉及的铝锭因中金圣源员工杨森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而被公安机关查封,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该民事起诉。

对此,申万宏源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上述案件将会转为刑事案件。

此外,中金圣源还牵扯到其他多起铝锭风险案件。据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中泰期货全资子公司也与中金圣源存在仓储合同纠纷。另外,浙江冶金物资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冶金”)、厦门金财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厦门金财”)等多家公司与中金圣源发生了合同纠纷。

除了中金圣源外,厦门金财起诉的对象还有浙江康运、宁波九龙仓两家仓储公司。浙江冶金则还与南储集团、浙江康运发生仓储合同纠纷。

而南储上海分公司2022年6月8日发给仓储业务客户的公告显示,部分客户持有的杨浦仓库提单及入库验收单与该司仓管系统登记数据不符,经核查发现可能涉及团伙诈骗犯罪。

就上述事宜的进展,2023年1月19日南储集团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目前由集团公司及股东在配合处理,与货主协商阶段,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中金圣源员工涉嫌诈骗

在铝锭现货仓单重复融资事件中,申万宏源子公司宏源恒利(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源恒利”)与两家仓储公司存在合同纠纷。此次有新进展的是宏源恒利与中金圣源的仓储合同纠纷案。

根据公告,2023年1月12日,宏源恒利收到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因中金圣源员工杨森涉嫌刑事犯罪,2022年7月8日,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对杨森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采取强制措施,案涉铝锭目前因杨森等人涉嫌合同诈骗一案而被公安机关查封,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

对此,申万宏源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民事诉讼被驳回后,上述案件将会转为刑事案件。

此案源于2022年1月1日,因开展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需要,宏源恒利与佛山中金圣源签署《仓储保管合同》,约定了仓储保管的权利义务。

但是到2022年5月30日,宏源恒利发现,存储于中金圣源仓库的铝锭无法提货。

为此,宏源恒利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佛山中金圣源向宏源恒利交付铝锭 4125.1323吨(或赔偿货值损失8563.77万元)及相关利息、损失等。

中金圣源前员工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般仓库负责人可以接触到各个环节,比如说自己单独拿系统里面的仓单做一个假的单,然后盖个章,传给融资方,再由融资方把单子拿给资金方,以表明融资方有货,从而作假融资。我当时在(中金圣源)的时候好像没有太多的监管,没有第三方监管,除非资金方派人定期盘库,但是也正因为货物在,又有单子,所以相信融资方和仓库。如果说融资方拿重金去收买仓库相关负责人,或者给仓库带来业务,那么可能有些关键岗位人员没有经住诱惑。”

除了在中金圣源踩雷之外,宏源恒利还在2022年6月1日发现,存储于浙江康运仓库的铝锭也无法提货。

对此,宏源恒利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浙江康运向宏源恒利交付铝锭6993.239吨(或赔偿货值损失1.42亿元)及相关利息、违约金等。

根据申万宏源2022年10月份的公告,当年10月10日,宏源恒利收到法院民事裁定书,因浙江康运涉嫌经济犯罪,2022年7月13日,上海铁路公安局杭州公安处决定对浙江康运合同诈骗案立案侦查,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身陷多起铝锭风险案件

除了申万宏源子公司,中金圣源还牵扯到其他多起铝锭风险案件。(第一财经曾在2022年6月14日报道,5月底,某商贸公司转运存放在中金圣源仓库的铝锭现货时,被其他货主阻止,原始货主重复制作仓单融资的行为得以暴露。具体报道详见《深度|铝现货仓单连环爆雷背后:融资方如何与库方联合作案?》)

除申万宏源之外,中泰证券控股孙公司也卷入与中金圣源相关的案件之中。

第一财经获得的资料显示,2022年上半年,鲁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中泰汇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泰汇融”)因与中金圣源发生仓储合同纠纷,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中金圣源银行存款5033.2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天安财险广东分公司营业部并已为此提供担保。当年6月8日,佛山南海法院了裁准了中泰汇融的请求。

公开信息显示,中泰汇融是港股上市公司中泰期货全资子公司,而中泰期货则由中泰证券持股63.09%。换言之,中泰汇融是中泰证券的控股孙公司。

稍后,浙江冶金物资有限公司也在2022年7月起诉中金圣源和自然人刘西安,原因亦为仓储合同纠纷,杭州上城法院已在9月26日开庭审理此案。该院去年12月22日公告,案件已审理终结,刘西安因下落不明,浙江冶金撤回了对其起诉。

不久后的2022年11月、12月,厦门金财、公航旅(兰州新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宁波凯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先后向法院起诉中金圣源,目前法院均已开庭审理。

在上述涉事企业、货主当中,厦门金财已经多次起诉中金圣源。根据厦门中院2022年11月24日公告,广东晟鑫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晟鑫泽贸易”)及浙江康运、中金圣源、宁波九龙仓三家仓储公司,被厦门金财列为共同被告,请求法院判令交付铝锭合计超过1.1万吨,或赔偿货物损失2.78亿元。

厦门中院同一天的另一则公告还显示,厦门金财还向法院起诉铝海(台州)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铝海贸易”)、中金圣源、宁波九龙仓,要求交付铝锭约5433吨,或赔偿损失1.09亿元。

在上述两起诉讼中,中金圣源作为共同被告追索的货物,共计达到5440吨左右,货值合计超过1.19亿元。其中,需要与晟鑫泽贸易共同交付的铝锭为2993.11吨,相应赔偿的货款损失5986.2万元;与铝海贸易共同交付或赔偿的铝锭或货款,为2446.9吨、5973.1万元。

2023年1月11日,厦门中院已开庭审理这两起案件,但目前尚未披露判决结果。

风险暴露前夕股东变更

中金圣源的背景颇为外界关注。

可查信息显示,中金圣源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金3100万元,注册地为广东佛山南海区狮山镇,现股东为北京国合双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合双鑫”)、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70%、30%。

A股公司炬申股份2016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时曾披露,中金圣源前身为中金深圳仓储运输公司南海仓库,当时由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佛山市南海区大沥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佛山市天储仓储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在广佛地区经营仓储业务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是一家集仓储、运输、仓储融资等职能为一体的综合性仓储管理有限公司。

中金圣源在风险暴露前不久,就发生了股东变更。

根据第三方信息,2022年3月31日,天储仓储从中金圣源退股。天储仓储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股东为正是被浙江冶金起诉的刘西安和杨桂枝两名自然人,持股比例均为50%。两人此前分别在中金圣源担任监事、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炬申股份此前披露显示,天储仓储是中金圣源早期进入的股东之一。在该公司退股之前,杨桂枝、刘西安已于2021年12月解除在中金圣源担任的职务。此后国合双鑫才成为股东。

宏源恒利发生风险的业务,就发生在杨桂枝、刘西安退任之后。公告显示,宏源恒利与中金圣源签订仓储保管合同,是在2022年1月1日。

资料显示,国合双鑫的股东是华科东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科东方”),而华科东方股东为自然人曾晓芳。除了华科东方,曾晓芳没有其他企业任职经历。但华科东方的监事郭晓强,任职的公司却达到20家,目前由其担任经理、执行董事的北京蓝田伟业科技有限公司,为蓝田(上海)实业有限公司全额出资,而后者是中国蓝田总公司全资子公司。

涉案仓库浮出水面

铝锭现货虚假仓单风险暴露,最早的引爆点就是中金圣源。但发生同类风险的,并不止中金圣源一家。

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去年5月底,中金圣源重复制作仓单被发现后,在铝锭现货领域引发了连锁反应,多家仓储公司卷入,风险、潜在风险仓库包括浙江康运、宁波九龙仓仓储有限公司(下称“宁波九龙仓”)、南储上海分公司等多家公司。(具体报道详见《五问铝锭现货重复融资事件:为何仓储突然变更股东,波及范围多大?》)

除了中金圣源,上述浙江康运、宁波九龙仓、南储集团等也涉及多起仓储合同纠纷。

第一财经调查发现,中金圣源之外,浙江冶金还与南储集团、浙江康运发生类似纠纷。

2022年8月,浙江冶金作为原告、浙江康运为被告的仓储合同纠纷,在杭州上城法院开庭。9月底,同样因为与浙江冶金发生仓储合同纠纷,南储集团作为被告的诉讼,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不过,这两起案件涉及的金额,法院目前尚未公布。

宁波九龙仓则在则在与厦门金财的诉讼中多次出现。2022年11月24日,厦门金财向法院起诉,要求宁波九龙仓与晟鑫泽共同向其交付铝锭2238吨,或赔偿损失4372.6万元。同日的另一起纠纷中,宁波九龙仓被要求与铝海贸易共同交付铝锭2986.5吨,或赔偿损失5973.1万元。

此外,宁波九龙仓还与上海中泰多经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多经”)发生类似纠纷。

2022年7月,宁波九龙仓因与被中泰多经仓储合同纠纷起诉,乌鲁木齐头屯河法院于当年7月4日受理,案件涉诉标的额9821.5万元。但在去年1月28日,中泰多经撤诉。此前的6月9日,该公司名下2.36亿元的财产被福建一家企业申请查封、冻结。

浙江康运的情况也与之类似。2022年7月,浙江康运先后因仓储合同纠纷,被陕西一家供应链管理公司、国家电投集团铝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起诉。其中,经上述陕西供应链管理公司申请,浙江康运名下5931万元的存款,被法院裁准冻结。

浙江康运、宁波九龙仓为关联方,宁波九龙仓的大股东为浙江康运,且双方股东均包括浙江九龙仓仓储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康运成立于2006年。经过多次变更之后,浙江九龙仓成为该公司股东。2015年12月,浙江九龙仓才成为持股95%的大股东。

宁波九龙仓则由浙江康运、浙江九龙仓共同持股。其中,浙江康运持股为40%,为第一大股东,浙江九龙仓则持股30%,与另一家企业为并列第二大股东。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