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政策成达沃斯焦点,静候黑田东彦亮相

2023-01-19 22:13:49 | 来源:第一财经

一年一度的达沃斯论坛又拉开帷幕,和往年不同的是,日本经济和货币政策成为整个论坛的一大亮点。

在即将到来的北京时间1月20日傍晚,备受瞩目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亮相论坛最后一日的圆桌讨论,题为“全球经济展望: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吗?(Global Economic Outlook: Is this the End of an Era?)”,同场嘉宾还包括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IMF总裁乔治耶娃等。

1月18日,黑田东彦刚刚结束了新年的第一场货币政策会议,并宣布维持利率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YCC,Yield Curve Control)不变,下调未来几年经济展望,并表示在必要时加大宽松力度。去年圣诞节,黑田东彦突然宣布扩大YCC收益率目标区间,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迅速从0附近突破0.4%,各界当时对日本央行未来将进一步提升收益率或加息抱有较高预期。但在此次日本央行按兵不动后,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短线从0.5%的上限快速回落,日元对美元汇率大幅跳升重回130上方,所有日系货币都有2%以上的拉升,日经225指数盘中触及一个月高点。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经济前景尚不明朗

尽管黑田东彦尚未登场,主要负责日本经济政策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的出现引发了各界注意。当被问及日本的货币政策和经济走向时,西村康稔表示:“眼下日本经济前景尚不明朗。这就是我对日本央行决定保持现行政策不变的理解。” 日本央行顶住市场压力,在货币政策会议上维持利率目标不变。

西村康稔表示,企业增加投资计划,并承诺提高工资,这对日本经济来说都是良好迹象。他认为,这些趋势未来可能促使货币政策正常化。“感觉民营企业的引擎终于启动。”

他提及,日本已经历了20年的通货紧缩,无论公司如何进行尝试制造更高附加值和更高定价的产品,但消费者更倾向便宜的产品。“因此,我们遭受了持续的通货紧缩。但现在我们看到了价格的飙升。在物价飙升的情况下,日本有一种奇怪的长期通货紧缩心态的共存。与其他国家的高通胀相比,日本的通胀也只是接近4%。但从现在开始,当企业增加投资计划,并承诺提高工资,经济开始运转,以抗击通货紧缩,届时我们才能宣布结束货币宽松。”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日本的通胀率突然跳涨,严重依赖能源、粮食进口的日本开始出现输入性通胀。日本央行此前预计,2022财年的日本通胀将高达2.3%。这是日本央行自2013年首次制定2%通胀目标以来,第一次“达标”。但部分观点认为,这种通胀似乎并不是理想的通胀。日本想要的通胀,是内需推动的通胀,而不是外部输入的通胀。日本通胀此前长期低迷,是由于国内有效需求不足,国内消费、投资市场饱和;低收入阶层占比过大,例如日本劳动力结构中非正规雇用人员占到37.9%,低收入阶层的增加总体上制约了消费的扩大。

日本致力于推动通胀达标2%,在本质上是想通过货币政策来解决以上问题。结果俄乌冲突一来,日本的表面通胀是达标了,但基本上全都是外部输入性通胀。2022年圣诞节前夕,交易员都已陆续休假,谁也没想到日本央行突然袭击,在12月20日宣布大幅修改收YCC,即将十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目标区间从±0.25%上调至±0.5%左右。 长期以来,为了对抗通货紧缩,日本央行自2016年9月起实施YCC政策——通过购买国债,将短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0.1%;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0%,且每日浮动上限不超过0.25%。YCC将国债收益率维持在低位、有效抵抗通缩风险的同时,也降低了日本国债吸引力。

去年6月以来,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多次“破位”,市场流动性恶化引人担忧,日本10年期国债连续数日出现零成交的现象。市场与央行的持续角力,是构成日本国债市场波动的内因。此次突然袭击引发日元大幅上涨,日经股指一度下跌超过800点,全球债市都出现小幅抛售。尽管大家早就预期日本央行会退却,但没料到12月圣诞节前就采取了行动。

高盛的经济学家此前认为,进一步扩大YCC容忍区间不太可能。相反,进一步收紧政策的措施将代表着日本央行政策立场的更重大转变,可能是短期或长期政策利率的变化(加息)、退出负利率和/或终止YCC的某种组合。不过这些措施的可能性将取决于2023年全球经济放缓的程度和国内通胀前景。日元的反应则比债券收益率更明显。短期而言,市场会继续做多日元。美国加息渐入尾声,而日本“加息”方兴未艾,因此日元会受益于美日利差的预期收窄。

在1月18日的会议上,黑田东彦选择了按兵不动。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erryChen对记者表示,在日本通胀持续升高、利差逐步被拉大、债券市场流动性不足功能失灵的情况下,央行结束YCC以及宽松政策是大势所趋,从这个角度来看,日元的强势表现还没有结束,之后任何重大的调整或许都会等到4月新任行长上任之后了。

目前,全球交易员也在密切关注1月20日的达沃斯论坛讨论,期待黑田东彦会否给出进一步的信息。在本周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黑田东彦称暂时不考虑提高10年期日本国债0.5%的收益率上限。 他说,市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日本央行2022年12月20日会议上制定的新指引,但预计市场机能将很快开始改善。 他还说:“从这个意义上说,收益率曲线的控制完全可以持续。”

复苏之路在何方

事实上,日本维持了近30年的零利率不是没有原因的——在黄金法则中,长期的利率应当与经济增长相等。不同于名义经济增速高的美国,日本如果通胀突然大幅上升,特别是输入性通胀,那日本实际GDP要萎缩,甚至可能大幅萎缩。此外,即便没有输入性通胀,日本经济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处于萎缩通道。

有观点认为,日本由于国内资源贫乏、市场狭小,在过去二三十年经济能不持续衰退,凭借的是自身努力和科技创新以及开放的国际市场。但在没有出现新的科技革命情况下,日本的科技进步对经济拉动作用目前也已到达极限:日本的生产率增长在G7国家中,处于最高水平;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时,日本的科研人员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就已经是世界第一,高出美国80%,比德法英高出1倍多。数据显示,日本在2015年时,科研人员数量就已经高达86.7万人,在人口萎缩的情况下科研人员数量却比1999年的73.3万人增长了18%——没1万个日本人中有140人从事研究工作,远超美国的86人。

日本在过去通过科技和劳动生产率提升,“对冲”了劳动人口下降对经济的拖累。但是,这种“对冲”是有极限的,有观点认为,东京人口的下降,是压垮日本维持现有经济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东京一直以来是日本经济和人口的“发动机”。每年大量人口涌入,东京人口占整个日本人口的50%以上。但最新数据显示,东京26年来首次出现人口数量下滑,代表着日本人口或将进一步加速下滑。

在达沃斯论坛期间,三得利董事长新浪冈史认为,日本在30年的经济衰退中失去了动物精神。“这导致了一种‘statusquodisease’(安于现状的‘疾病’),日本没有更多的红利。”

他建议,日本应该采取三方面的措施。首先,日本必须进行企业的新陈代谢,即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创业公司,从企业到金融机构都是如此。对于日本的传统企业,也应该走出去。对于失业的问题,政府应该提高失业福利等措施;其次,应该提升劳动力的流动性,鼓励妇女就业等;再次,应该要大幅提高家庭工资。“日本需要一个路线图,但现在仍未出现。”

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Julie Bishop也建议,日本应该增加人口多样化(鼓励移民),“劳动力参与越多样化,结果就越好。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移民对澳大利亚经济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此外,她也建议,日本应该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这是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另一个重要问题,随着人口老龄化,这是绝对必要的。”

关键词: 货币政策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