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精选!传言、连涨、澄清、跌停,泰永长征之后谁将接盘习酒借壳“绯闻”

2023-01-20 09:04:24 | 来源:第一财经

或独立上市,或借壳上市,贵州习酒的上市传言,在过去半年内从未停歇。而这一次,“绯闻”的主角是泰永长征(002927.SZ)。

泰永长征(002927.SZ)1月19日披露澄清公告中称,公司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关于公司“酒企借壳”的相关传闻不属实。受此消息影响,泰永长征在19日高开低走,开盘不久后从高位下跌,盘中一度跌停,午盘小幅上涨后最终依旧封在跌停板,报15.7元/股。

泰永长征并不是第一家被认为有概率被习酒借壳的公司,也不是第一家出面澄清的公司。类似泰永这般先传出传闻,再连涨,而后数度澄清,再随之下跌的剧情也已不止一次。而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如泰永长征一般,因借壳传言而短期内火速上涨,因澄清而跌。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赚的盆满钵满,有人被“砸”得措手不及。

层出不穷的习酒借壳炒作

截至发稿,泰永长征卖一封单仍有1638手。在此前5个交易日,该股价接连5个涨停板,股价达到两年新高。前一个交易日,泰永长征一字板涨停。而1月19日的振幅高达18%,几乎接近天地板。

泰永长征成立至今,一直从事低压断路器、双电源自动转换开关、工控自动化产品等低压电器元器件及其系统集成成套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因被传成为习酒借壳上市的目标公司之一,1月12日,泰永长征股价突然冲上涨停板,而后几个交易日接连涨停。

1月16日盘后,该公司公告称,前期所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改、补充之处,经营情况、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也未发现近期公共媒体报道了可能或已经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

17日,股价再次涨停,泰永长征在互动易上回复了投资者时称,关于公司是否借壳给酒企业的传言与事实不符,并称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关于“酒企借壳”的相关传闻不实。然而,泰永长征股价次日仍一字涨停,5个交易日内股价从10.83元/股上涨至17.44元/股,涨幅高达61%。直到泰永长征正式澄清后,涨势才在19日告一段落。

泰永长征的“被借壳故事”并非个例,从2022年7月至今,传言将被习酒借壳概念的上市公司,已经不下十家,涉及上市公司的回复已经不下数十份。有的公司甚至为此多次澄清。

不少习酒借壳概念股的故事,也与泰永长征类似。

自从习酒被传上市以来,作为贵州当地上市公司的贵绳股份,率先被认为是借壳的壳资源之一。2022年7月13日开始的6个交易日内,贵绳股份涨停了5日。8月22日开始,贵绳股份再次接连出现多日涨停,仅7月至9月8日,股价累计涨超200%,涨至最高38.8元/股。

期间,贵绳股份为此澄清多达10次。披露2则股票交易风险提示、2则市场传闻澄清、5则股价异动公告后,9月8日,贵绳股份再度发布股价异动公告称,公司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未来也无计划从事或拓展与酒相关业务,关于公司“酒企借壳”的相关传闻不实。

9月9日,贵绳股份开盘一字跌停,报34.92元,封单逾10万手。而后,贵绳股份连续三日跌停至25.46元/股,且未止住跌势。10月10日,贵绳股份股价跌到最低18.94元/股,几乎与8月21日收盘股价持平,可谓大起大落。

同在贵州的贵广网络,也被认为是壳资源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几乎和贵绳股份同一时间触发涨停。7月14日开始的6个交易日内3个涨停板,股价冲上自2020年以来的新高。7月20日盘后,贵广网络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自查,不涉及“酒企借壳、重组”相关情形,市场关于公司“酒企借壳、重组”相关传闻不属实。

9月9日、9月13日、贵广网络再次连板,9月14日上涨4.83%,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公司再次公告不涉及“酒企借壳、重组”相关情形,市场关于公司“酒企借壳、重组”相关传闻不属实。而后,贵广网络连续四个交易日股价下跌,其中两日连续跌停。

习酒的上市猜想

公开资料显示,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部位于黔北高原赤水河中游的二郎滩渡口,占地面积近6000亩,拥有员工1.2万余人,2022年品牌价值为1690亿元。

贵州习酒股份有限公司为集团控股子公司,1952年通过收购组建为国营企业,1998年加入茅台集团。

2022年7月12日,茅台集团公告称,将无偿划转贵州习酒82%股权给贵州省国资委,由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不再全资控股贵州习酒。贵州习酒控制权变更的同时,长久以来的同业竞争问题也迎刃而解的同时,关于公司单独上市的猜想也随之出现。

很快,8月习酒便再次发生股权变动。股东由贵州省国资委和茅台集团,变更为习酒投资集团持股57%,黔晟国资持股25%,茅台集团持股18%此时,习酒借壳的传闻开始暴增,但无论是茅台集团,还是贵州习酒,始终并未透露关于上市的信息。

贵州习酒的上市猜想之所以甚嚣尘上,并不仅仅因为股权变动。从2012年开始就有习酒要上市的预期,却屡次未能如愿。

2012年,茅台昔日掌舵人就在习酒公司国营60周年纪念大会上提出,习酒要在次年2月登陆H股。2013年,习酒相关方面负责人表示,由于推进国企股份制改革,上市进程有所放缓。2014年,茅台集团提到争取习酒在年底上市,而后该计划再次搁浅。

2019年10月,时任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公开表示,由于证监会规定,涉及到同业竞争,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习酒上市计划终止。

最新的消息显示,自2022年12月22日起,“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整体依法变更为“贵州习酒股份有限公司”,自2023年1月1日起,贵州习酒股份有限公司印章正式启用,同时公司经营范围新增软件开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

到了这一步,习酒的股份制改革基本完成,进一步引发了业内对上市的猜想的同时,也引发了市场对公司上市后估值几何的讨论。

从历史数据来看,习酒的业绩十分亮眼。2015年,习酒营收入为15.56亿元,2021年冲上155.8亿元。而2021年山西汾酒的营收为199.71亿元,泸州老窖为206.42元。

12月26日习酒在致经销商的信中称,2022年公司新增投产1万吨,实现含税销售收入超200亿元,各项指标创历史新高。按此计算,习酒不仅营收直逼龙头酒企,近45%的年复合增长率也在业内前列。

可以确定的是,不论上市与否,何时上市,如何上市,估值几何,只要习酒的上市猜想还在继续,泰永长征将不会是最后一家被市场传言“选中”的公司,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澄清的公司。甚至,不会是最后一家因此快涨快跌的公司。

关键词: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