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扭亏但光伏业务尚未创收,HJT新贵宝馨科技再抛定增计划_百事通

2023-03-15 09:53:10 | 来源:第一财经

热钱聚集光伏行业效应,2022年“跨界追光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随着年报披露渐深,这些“追光者”的光伏项目真实进展随之明了。

3月14日晚,HJT(异质结)新贵宝馨科技(002514.SZ)发布了2022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84亿元,同比增长7.81%,实现归母净利润3035.5万元,同比增长146.51%,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089.5万元,扭亏为盈。


(相关资料图)

2022年宝馨科技宣布进入光伏行业,虽是初入行,但胃口不小,不仅布局异质结电池与组件,还对钙钛矿电池进行了战略布局。

两大新技术概念傍身,宝馨科技2022年股价一飞冲天,一度3个月暴涨5倍,年涨幅达109.72%,股价年最高点距离2015年创下的历史最高仅差不到8毛钱。截至最新收盘日,宝馨科技股价报11.16元,较去年高点累计回撤约40%。

就在年报披露前,宝馨科技发布了2022年定增预案,本次拟募集资金30亿元,主要用于异质结电池及组件制造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22年扣非净利扭亏,但光伏业务尚未贡献收入

宝鑫科技是2022年刚刚进入光伏行业的“新玩家”,进入新能源行业前,宝馨科技的主营业务是各种精密钣金结构件的研发、生产、销售;环保设备、能源设备、自动化设备及其相关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等。目前公司已经形成了智能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三大业务。

报告期内,智能制造和新能源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54亿元、1.56亿元,分别占营收比重66.47%、22.82%;节能环保占比10.71%,营业收入由去年1.58亿元下降至7326.2万元。

从资产端看,截至2022年末,宝馨科技总资产23.42万元,比年初上升66.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11.43亿元,比年初上升81.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1.59元,比年初上升39.47%,主要是本期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导致公司净资产增加所致。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宝馨科技布局的新能源业务涵盖,光伏组件及电池、充/换电、火电灵活性调峰。根据年报,公司蚌埠市怀远县投建2GW光伏异质结电池及组件产线,计划于2023年投产,尚未对2022年营收产生贡献,充/换电业务营收规模约3200万元,灵活性调峰技术服务业务贡献营收9166.77万元。

在前沿的钙钛矿技术方面,宝馨科技称,公司已与张春福、朱卫东教授团队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推动钙钛矿/异质结叠层太阳能电池的研发、产业化研究及商业解决方案落地。

投资光伏自有资金不够,定增来凑

年报显示,截至2022年末,宝馨科技的货币资金为2.34亿元,较三季度末减少逾1亿元。这点资金规模无法负担起公司光伏项目建设投资金额。

2022年5月,宝馨科技宣布与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人民政府签署《新能源高端智能制造项目投资合同》。项目建设内容为2GW光伏电池及2GW光伏组件、新能源高端装备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制造等,投资总额约16.8亿元,公司或控股公司出资7亿元。截止2022年中报,公司货币资金仅有1.26亿元。钱从来哪来?不少投资者都有同样的疑惑。

首份公告发布后,宝馨科技的布局光伏脚步极快。去年11月14日,宝馨科技宣布了内蒙古鄂托克旗刮光伏项目,建设内容包括18GW光伏异质结组件、5GW光伏异质结电池、5GW薄片化切片生产线,投资总额为18.60亿元。关于出资方式,宝馨科技或公司指定主体出资8亿元。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宝馨科技的货币资金为3.65亿元。钱从哪来,公司并未在公告中说明。

资金的明显缺口并不阻碍宝馨科技的一腔热情。今年1月19日,宝馨科技再下一城,拟与怀远县人民政府就打造6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相关产品,项目投资总额约55亿元。这一次,宝馨科技称,出资方式为货币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

年报发布的前夜,宝馨科技公布了2023年定增预案,从募投项目来看,在自有资金匮乏的情形下,公司计划用股权融资的钱投入光伏项目。

预案显示,宝馨科技本次定增募资30亿元,分别用于怀远2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组件制造项目,总投资19.16亿元,定增募资投入15亿元;宝馨科技鄂托克旗2GW切片、2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组件制造项目,总投资22.7亿元,定增募资投入10亿元;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新任实控人善资本运作,牛散Q4持股不动

本次定增募资的认购中,宝馨科技的实际控制人马伟或其控制的主体拟以现金方式认购不低于本次实际发行数量的6%,且不高于本次实际发行数量的20%。发行完成后,马伟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不超过30%。

截至2022年末,江苏捷登智能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捷登”)持有宝馨科技26.90%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马伟通过控制江苏捷登从而间接控制公司,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若按照发行股份上限2.16亿股计算,发行完成后,按照马伟或其控制的主体拟认购的最低比例6%计算,马伟直接或间接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比例将不低于22.08%,仍为公司实控人。

这实际是马伟接手宝馨科技一年零三个月以来,进行的第二笔定增。2020年12月末,马伟正式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随即开展了多项资本运作。马伟刚上任一个月,宝馨科技便启动了股权融资。公司上一次股权融资要追溯到2013年了。

2021年1月,宝馨科技公告称拟以2.96元/价格向控股股东江苏捷登非公开发行不超1.66亿股,募资4.91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负债,持股比例的上升也进一步巩固了马伟对宝馨科技的控制权。

这笔定增于2022年8月完成,按现价计算,江苏捷登这笔定增股份已经浮盈13.6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笔定增完成时,正值宝馨科技去年股价大涨阶段,期间,知名“牛散”屠文斌、施玉庆夫妇迅速完成举牌。公告显示,截至去年7月6日,屠文斌夫妇一路增持宝馨科技达2771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5.0015%,累计耗资约2亿元。连续增持后,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屠文斌夫妇合计持有宝馨科技3968.43万股,占总股本的5.51%。年报显示,屠文斌夫妇在去年四季度并未做出买卖动作。

尽管2022年业绩扭亏,宝馨科技并不计划分红、送股,主要因公司未分配利润仍亏损1.93亿元。在估值大幅推升后,光伏产能落地进展以及何时能够成为业绩增量点,是投资者关心的重点。

光伏行业正值技术迭代的关键期,各类电池技术百花齐放,以HJT、TOPCon、IBC等为代表的更高效的N型电池工艺受到了众多关注。新技术迭代催生出的赚钱机会,吸引了一众“跨界追光者”,由于没有大厂那般重资产,新玩家直接布局新技术产能,企图分得一杯羹。

也要看到的是,原主业表现低迷、业绩连续多年亏损、总市值规模较小,是这些“跨界追光者”普遍共性,如宝馨科技2020年~2021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合计亏损逾4.3亿元。其中,不少光伏电池项目建设仅停留在“框架协议”阶段,也有部分公司自身财务能力与拟投入资金规模差异巨大,新技术电池项目最终能否落地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宝馨科技的异质结电池与组件能否顺利投产,与此次定增能否顺利实施密切相关,第一财经将保持关注。

关键词:

Copyright@  2015-2022 聚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蜀ICP备20020779号-2     联系邮箱:nuoxi 7979247 @sohu.com